【油炸法棍】花吐症向。

花吐*
先虐后甜*
糖*——有肉渣
初秋的风隐隐还不安分。
Arno生病了。
先是某个清晨剧烈的咳嗽,接着事态愈发剧烈,直到他无力扶着墙角缓缓跪坐至冰凉的地板上,艰难地支起身子,一片片蓝色①花瓣撞入他的瞳孔。
心口隐隐作痛。
花吐症。
“极其罕见的病。”
“若不得到喜爱的人的吻,100天后你将无法医治,随即死去。死因,是花瓣堵塞气管,窒息而死。”
谁......呢?
日复一日,清理着愈来愈多的花瓣。
以及隐隐可见的血迹。

“出去玩么?”
“哪里?”
“我家。”
“滚。”
“听到你生病了我才过来看你的啊。快开门啦阿诺。”
也就只有这种英国人会一边打电话问你是否出去玩一边站在你家门口等候了。
无奈地把门打开,迎面的是一个欠欠的笑容。
“Jackob,Jackob·Frye。”
“......我知道。”Arno沉默。
长风衣的男人大步走进屋子,打了声招呼,便在阳台的椅上缓缓坐下。
英国人悠闲地沐浴阳光,端着茶杯细细地品着茶。
鬼知道这家伙竟然自带茶水。
亚诺缓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清晨采购的新鲜蛋糕。
即是盘子摔在地上的碎裂声音,以及无法抑制的、带着喘气声的剧烈咳嗽。
“Dorian......?”
直到现在,你还是用姓氏称呼我吗?
他依着冰箱。
光影交错变幻,他竟不想挪开身子,好想......晒一晒太阳。
“亚诺你疯了??”英国人急躁地走到客厅,嘴里嘟囔着几句粗话。
“你......”
亚诺咳嗽了两声,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吃药。”雅各布朝着他吼道。
“唔......我......没事。”红晕漫上亚诺的脸,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一抹蓝色的花瓣悠悠地从亚诺指尖的缝隙处飘出,撞入了雅各的视线,雅各布愣愣地站住,惊得心头一颤。
“法国佬你在家都干了什么?”雅各布一步步朝着亚诺走去,语气里满是犹豫不定。
“生病了就得去看医生。”他镇静下来,冷淡地重复道。
“我没生病。”亚诺侧过头,他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艰难地答复。
“你他妈再说一遍?”雅各布硬生生扯开他捂住自己嘴角的修长而白皙的手,可现在那双手上满是鲜血,和着细长的蓝色花瓣,映着他琥珀色的瞳孔与苍白的面颊。
“你......”雅各布停下手中的动作,眼里满是质疑与惊诧。
“你......没必要为我担心。”亚诺挤出一个病态的微笑,略略惋惜地叹气一声。
“蛋糕还没吃。”

“你解释清楚。”雅各布缓缓俯下身来,阖上眸子,面颊有意无意地贴着亚诺的耳垂,毫不在意地将双手拢住亚诺那满是鲜血的手,随后抵在冰箱上,“你......生病了?”
却是肯定句。
“花吐症......”亚诺轻声道。
“花吐症.......?”雅各布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呼吸急促。
若是没有得到喜爱的人的吻,我100天后就会死去。”亚诺平淡地说道,仿佛在陈述与他无关的事。
“今天是第几天了?”雅各布在他耳畔耳语道,语气里压抑着某种莫名的......烦躁。
“你不需要知道。”
反正我马上就要死了。
“你有......”雅各布忽然停顿了下来,嘴角泛起一丝苦涩,随后便是异样的难过。
你有喜欢的人了?
反射弧真长。
雅各布放开了亚诺,嗤笑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我......”亚诺终还是垂下头来。

时间很远,他无论如何,都与自己无关。
他听见门被缓缓带上,于是自己也开始费力地清理手上的血迹。
大概每过20分钟都会有次剧烈的咳嗽。
地上的蛋糕渣滓。真糟糕。
可下一个该死的二十分钟还没来到,某个急急的脚步声又开始接近。
他别过头轻笑了起来,夹杂若有若无的气息与咳嗽,想着那个人浓厚的伦敦腔与与不屑一顾的眼神和莽撞,与不知是真是假的绕地球三圈的反射弧,忽然就想好好地嘲笑他一番。
“你是不是喜欢我?”英国人直接站在他身后没头没脑地来了这样一句,他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你们不是一向以严谨被动著称么。”亚诺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笑得十分开心。
“那你呢?浪漫专情?”英国人走了两步转过身来好让亚诺面对着他,再一次俯下身来,只是端详着亚诺的神情。
亚诺蹙起了眉头,眸间溢出痛苦的神色。
“Dorian......?”雅各布愣愣地看着他。
吻我啊。
窒息感再一次从喉间漫出,他阖上眸子试探性地碰了碰雅各布的嘴角。
“Jackob......”话还未说完便被一个吻堵住了,雅各布浅浅地偏过头将舌尖抵在亚诺的唇上,毫不客气地撬开他的贝齿,他紧将亚诺搂进一个怀抱里,不厌其烦地追逐着他的舌尖。
窒息感缓缓消失不见,再没有那一片片破碎的蓝色花瓣,他被粗暴而有力地亲吻着,光圈泛过雅各的眼角传递至他的眸子漾起好看的轮廓。
“French kissing?umm...?Arno·Victor·Dorian.”他缓缓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望着亚诺耳根漫起的红晕,他笑着停顿道,“ Dost thou desire my slumbers should be broken, While shadows like to thee do mock my sight?”②
“Je t'aime bien.③"亚诺无声地回答他。
可雅各布缓缓将手探至他衬衫的领口,一点点解开了扣子。
“Je t'aime.④"
潮红漫上他的面颊,他犹豫着挪开身子,却被一把拉住。
“才刚刚开始.......”

①矢车菊:遇见幸福,多生长于地中海地区。
②:你是否要我辗转反侧不成寐,用你的影子来玩弄我的视野?——《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③法语:我喜欢你。
④法语:我爱你。这里油炸想要表达的是比法棍诺更喜欢他。应该是攻方的表达方式吧(bu)。

评论(10)
热度(51)
© 宸暶__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