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日记》续写

*纪念原作两周年
*没错是我,去年问板砸和阿达要到的授权,我现在终于开始码字了!
*沿用原作的日记体,按照惯例:先是斯图尔特的日记,然后是查尔斯的日记。
*ooc警告 有腐向慎入


ready?
go!





谨此以献给我们一直所挚爱着的Charles&Stewart
——————————————
楔子

他的蓝眼睛一直注视着我。
要知道他的头发凌乱不堪,浑身上下糟糕透顶,就像是在泥地里滚了一圈——也许比那还要坏。

我望着他,几乎要笑出来。
距离阿波罗的军队兵临城下大概只剩两个多小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时候还要单独出来见我。

而且是以这么狼狈的模样。

他庄重地行了一个我看不懂的“阿波罗”式的理解,大约是抚了抚胸口这一类毫无意义的动作。
紧接着他开口了。

“是我的迟来。”
“还来不及做自我介绍。”


我笑了,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远方,樊玛索洛的海岸线低声抽泣,战火蔓延至赛文夫的那一天,所经之处皆为尘土。
无数的人奔走逃亡。
墨城那天的大火,烧光了沿岸的一切。
那座城市被撕裂时发出的破风箱似的呼吸声,与梦境里的嘶哑低语悄然重合,在度过无数个惊醒的夜晚之后,现在的我只剩下了悲哀。

而面前这个带着兜帽的男人,他说他爱我。


——————————————

“一场伟大的战争。”阿图鲁歪着嘴用他那种带了金属感的怪腔慢悠悠地说着的时候,我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

这场胜利不会像预料里的那样容易,我在日记本里这么写。

长期的推进已经给阿波罗内部造成了巨大的负荷,偏偏那些机械脑子的傻瓜还不懂得怎样利用自己手头得到的土地。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我有点阴暗地想。

但我潜意识里认为的是我们不会那么快地攻下泰瑞米雅撒,至少一天之内不会。
于是我向皇子请示,关于潜入首都的行动。

出乎意料,皇子很快作出了答复。我原以为他在带兵途中一定很忙。

不过鉴于几个月前的“与我有关”的泰瑞王城的暴乱,这点小小的监视应该不足为奇。

我拉低兜帽,潜入王城城郊。

然后希蒂跟我开了个大玩笑。
真是狼狈,我毫无预见性地撞上了两个根本不应该遇见的人。

但我还是见到他了。

至于先前发生的一些琐事,就让它们先搁置会儿吧。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很好笑,可我还是端正了表情。

我郑重地抚了抚胸口,尽管我看见他的面部肌肉僵硬了那么一会儿......但我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我知道我没有时间了。
自从上次昏迷后我就确信有人在我的血液里做了手脚,尽管他们看起来不太像以前那样令人担忧——我仍然记得用血瓶砸木乃伊时他脸上露出来的那种......惊恐的神情。
总的来说,一切都正常不过了。

但我仍有一种朦胧的、不好的预感,那是多年在潜行和战斗里形成的经验。

紧接着我大概是说了一些关于爱与永恒的傻话——我清醒的时候从不这么做。

他面颊苍白,笑得没心没肺。

但我下一秒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那些铁骑大张旗鼓地开始行进,伴随着古老而遥远的号鸣。

下一片土地将会变得寸草不生。

我望向远方,晨光熹微,全然不似我们先前历经的无数个黄昏的温柔苍凉。


这会是个好的尾声,我想。

评论(3)
热度(8)
© 宸暶____ / Powered by LOFTER